千台村晚汇成一出“好戏” 来丽水看文旅融合引领乡村振兴

谁说年味越来越淡,那是你没来丽水感受过乡村春晚。

临近春节,缙云县大源镇小章村的村民正在紧锣密鼓地排练,为1月27日晚上的第十届“村晚”做准备。2个小时、17个节目、近百人参与,作为小章村历届规模最大的一台“村晚”,农民们借此表达新春的喜悦、展现乡村民俗、寄望美好愿景。

小章村的“村晚”,只是丽水今年“村晚”的千分之一。据悉,2020年春节期间,丽水全市有近1000台各具地方特色的乡村春晚上演。

丽水“村晚”的历史,要追溯到数十年前的那个冬夜。

“半月烟居半月山,松篁荫翳抱东环……”1981年,小年夜,庆元县举水乡中心小学的操场上,亮起了几盏煤油灯,将众人的目光都汇拢到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上。20岁出头的“月山伢儿”吴美妫走到台中央,用怯生生却清亮的嗓音,拉开了月山春晚的序幕。

当时只道是寻常。如今已是“月山奶奶”的吴美妫依然不敢相信,自己那一嗓子,唱响在丽水,乃至全国的第一台乡村春晚上。从月山村的一枝独秀,到2013年的113台,再到2020年的近1000台……将近40年,丽水乡村春晚已经“遍地开花”。截至目前,丽水市已创成乡村春晚示范县6个,每年农民自创节目达11000多个,行政村自办春晚、联办“村晚”覆盖率近60%。

不止于此,通过文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丽水乡村春晚已从“一年一台戏”,演变成“全年常态化”的“乡村村晚”品牌,以文化引领乡村振兴,促进乡村旅游、乡村民宿、农产品销售,以文旅融合推动高质量绿色发展。

缙云县水南村的婺剧小戏《老鼠娶亲》

从一村到千村村晚

百花齐放闹新春

乡村春晚,越来越火。舞台上,演出的是身边“民星”;舞台下,欢闹的是隔壁邻居。新春期间,这样的“盛会”,几乎每天都在丽水的各个村庄里发生。

乡村春晚,越来越亲。小章村“村晚”的演出安排里,包括京剧表演《智斗》、歌曲联唱《北京的金山上》等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内容,演出阵容里,包括村民近百人。“我们的‘村晚’重在参与,村里80多岁的老人和十岁的小孩都上场。”晚会组织者蔡碧正说。

乡村春晚,演绎精彩纷呈的“年味”,也传递着乡音、演绎着乡愁、凝聚着乡情。小章村能办起“村晚”,就离不开乡贤的帮助。原本,该村80%以上的劳动力外流,留守村民无力举办乡村春晚。村里的乡贤联谊会知道后,主动挑起了担子,通过电话、微信等方式,联络分散在各地的同乡,筹集资金,创编节目。2011年,村里办起了第一台乡村春晚,并延续至今。平日里,乡贤们还会分批不定期回村,给留守的老人唱唱歌、跳跳舞、演个小戏。一台乡村春晚,成了小村乡贤们守望乡愁的那座小桥。

乡村春晚,越来越“闹”。经过多年系统化打造,如今,丽水已经形成了一县一特色的“乡村春晚”品牌。在景宁畲族自治县,以“百村闹春”形式举办的百余台乡村春晚,具有鲜明的畲乡传统文化特色;在云和,“百项非遗”的特色“村晚”令人目不暇接;在缙云,结合当地婺剧特色的“村晚”,深受老百姓的喜爱;在遂昌,乡村旅游与“村晚”的融合,让游客和当地人一起热闹迎春……

庆元县月山村、莲都区雅里村的乡村农活秀《昨天・今天・明天》

“丽水乡村春晚能走到今天并不断壮大,是对月山春晚进行文化解码、改良、推广的成果。” 丽水市文广旅体局文艺处处长林岳豹向记者说起了一个10年前的故事。那时,他们一直在思考如何把公共文化经费用在刀刃上。后来,大家想到了月山村。“一个偏远乡村为什么会有源源不断的动力办春晚?我们决定去村里看一看。”

“看到村里的春晚之后,我们的眼泪都掉下来了。”林岳豹回忆说:“月山村晚所有的节目都取材于生活,里面饱含着我们对农村生活的记忆。老百姓在台上的表演有着强烈的感染力,不仅烘托了节日的氛围,也勾起了观众浓浓的乡愁,更让我们发现了乡村春晚的价值。”

2013年起,在对“月山春晚”复制、培育、推广的基础上,丽水将乡村春晚纳入文化民生工程和民生品牌,全面推动989个农村文化礼堂“春晚全覆盖”,并在全市推行“乡村春晚”示范县建设。

2020年全国乡村春晚集中展示活动中,云和县朱源村带来畲族火笼舞蹈《恰��・暖��》

从丽水到世界

联动唱响中国年

乡村大鼓、布狮、布龙……由缙云县长坑村、龙泉市河坑塘村、莲都区保定村和上赵村村民带来的《龙腾虎跃迎鼠年》,展示着一幅热闹非凡的新春图景。1月8日,2020年全国乡村“斗”春晚展示展演在莲都区拉开序幕,全国八省(自治区)同步启动。

“安代舞是我们蒙古族的传统舞蹈,表现的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。”来自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开鲁县的鲍胜利是当地的普通牧民,白天在辽阔的草原上放牧,晚上围绕篝火跳舞。组合表演《牧民的幸福》,就是他如今生活的写照。

这样热闹非凡的“斗”春晚活动,已经延续了多年。2016年,全国乡村春晚百县联盟成立,浙江丽水和河南郑州、福建武平、浙江温州、宁夏盐池5个地级市是联盟的发起单位。丽水挑选了松阳大东坝的客家春晚、莲都畲汉民俗春晚、缙云县官店村乡土戏剧春晚、遂昌县民间杂技春晚等4台具有国际资质表达的民俗(非遗)乡村春晚,通过中国网络电视,从农历正月十一到正月十四,向全球直播。

2017年,“全国乡村春晚网络联动”在丽水启动;2018年,全国“乡村春晚大集”在龙泉市宝溪镇宝溪村开启……截至2020年,全国共有4.6万多个村参与到乡村春晚的联动。作为全国乡村春晚的“排头兵”,丽水乡村春晚品牌成为了“国家公共文化示范项目”,并于2019年成功入选“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(项目)名单”。

中国人过年的模式也深深影响着世界人民,“村晚”成了文化大使,开始走向更广阔的世界。“我儿子在捷克,过年回不了家,但他可以通过网络直播看我们的‘村晚’,别提多高兴了!”近70岁的青田县山口镇山口村村民林浙泸,曾在捷克生活了20多年,如今回乡养老,虽然春节不能与在外打拼的孩子团聚,但一台山口“村晚”却将父子俩紧密联结。

青田县是有名的华侨之乡,山口村是青田有名的“华侨村”,全村常住人口7000多人,旅居海外的却有1万多人。每逢春节,一台“乡村风”混搭“国际范”的山口“村晚”,不仅热闹了侨乡,也为在外的游子和外国友人带去了浓浓的中国年味。

唱起英文歌、京剧,跳起非洲舞、广场舞,再来一首吉他弹唱外加“方言三句半”……山口“村晚”不仅有着中国传统民俗节目,还邀请在青田的外国友人共同参与。来自美国的布利斯是青田一所高中的外教,她曾在山口“村晚”表演芭蕾舞,获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。“很酷!我真的很喜欢中国,迷上了这里的人和艺术!”

作为我省外宣工作品牌,2018年起,“侨乡中国年”正式落户丽水市青田县,从青田县山口村、龙现村走向国际舞台。1月18日至19日,2020“侨乡中国年”即将开幕,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友人将走入青田洞背村,与当地村民共度农历新年,亲历中国春节的美好时光。

青田县梅溪村的侨乡民俗表演《青田渔灯舞》

从春晚到村晚

乡村振兴新举措

春节期间,“丽水山居”订房火爆,一房难求;“丽水山耕”开启春节年货村级展销,直接把农产品卖到了乡村春晚现场;“丽水山景”,成为春晚期间丽水游客在朋友圈转发最多的“春节风景”……

莲都区新陶村,毗邻巨溪春晚和沙溪“山哈(畲族人的自称)大席”举办地,民宿客房提前两个月就被上海游客“包圆”;2019年,庆元县甜橘柚果园里的杨宽英办起了一台“仓库春晚”,水果还长在树上,就被观看春晚的客户订购一空。

仅仅体验年味,对于转型发展中的丽水乡村春晚而言,远远满足不了人们对文化消费的需求。从“春晚”到“村晚”,丽水百姓自发地在一年四季都搭建起“村晚”舞台,共建共享文化旅游的“全年旺”。

如今,越来越多的游客选择在春节以外的时间,来到莲都区老竹畲族镇沙溪村体验畲族风情游。沙溪村顺势而为,在多个节假日里办起了原来只在春节和“三月三”才摆的“山哈大席”。游客可以在沙溪村看“村晚”、品畲酒、吃畲菜、围着篝火跳竹竿舞,可以住进充满民族风情的畲家民宿,还能去后山摘乌叶、做乌饭、打麻糍,织彩带,唱山歌。

“包吃住,重体验,让游客来了还想来。”沙溪村妇联主席张灵丽介绍说,目前,沙溪村有民宿18家,床位296个,旅游餐位2500个。一家民宿一年的收入可超过30万元。

在景宁畲族自治县美丽的封金山下,有一台一年四季都在举办的“金�w春晚”。为进一步打开“两山”转化通道,让“封金山”成为真正的“金山银山”,金�w村民与企业签订文化合作协议,常态化演绎乡村春晚,吸引更多游客在春节以外的时间,前来体验原汁原味的畲家新年。

打造火热的“村晚”旅游线路,也是常态化建设“乡村春晚”的题中之义。2019年末,丽水市文广旅体局特别制定了“莲都年味、品忆乡俗、祈福新年”体验之旅、“恋恋山城,昆曲悠悠”遂昌年俗之旅以及“2020我到畲乡过大年-诗画畲乡、和美景宁幸福”之旅等“九条乡村春晚”旅游线路。

“加强品牌建设,以‘乡村春晚’的影响力带动丽水全域旅游的知名度,不但要让到丽水‘看村晚、过大年、品乡愁’成为全国文化旅游热词,还要让‘乡村春晚’成为可以全年度表演的旅游吸引节目、发展引擎和文化样本。”丽水市文广旅体局副局长许卫东表示,在丽水创建乡村春晚品牌过程中,丽水先后出台了《省级公共文化示范项目乡村春晚制度设计》《“乡村春晚”五年建设规划》《乡村春晚建设标准》等指导性文件,以此促进以丽水乡村春晚为代表的文旅融合发展和乡村文化振兴。

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丽水乡村春晚作为中国乡村公共文化品牌,正在走向全国,走向世界,悄然完成从一台“春晚”到常态化“村晚”的美丽“蝶变”。

记者 陆遥 黄彦